<menuitem id="n1xhx"><strike id="n1xhx"><progress id="n1xhx"></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n1xhx"><strike id="n1xhx"><progress id="n1xhx"></progress></strike></var>
<thead id="n1xhx"></thead><var id="n1xhx"></var><menuitem id="n1xhx"></menuitem>
<var id="n1xhx"></var>
<var id="n1xhx"></var>
<cite id="n1xhx"><video id="n1xhx"><thead id="n1xhx"></thead></video></cite>
<var id="n1xhx"></var>
<var id="n1xhx"></var>
<var id="n1xhx"></var><ins id="n1xhx"><span id="n1xhx"><menuitem id="n1xhx"></menuitem></span></ins>
首頁|新聞|圖片|評論|共青團|溫暖的BaoBao|青年之聲|青春勵志|青年電視|中青校園|中青看點|教育|文化|軍事|體育|財經|娛樂|第一書記網|地方|游戲|汽車|
首頁>>新聞 > 社會 >>  正文

拯救上海寵物

發稿時間:2022-05-18 06:10: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李強 中國青年網

  5月12日,上海市黃浦區,3只狗即將被寄養在“動物方艙”。由于狗叫聲太大,一名工作人員將手放在耳邊,試圖聽清他人的說話聲。被送到這里的寵物的主人都是老西門街道的住戶,由于需要集中隔離,寵物無處安置。他們向街道提出寄養需求后,再由轄區內的城管執法車輛統一將寵物送到“動物方艙”寄養。

  5月10日,上海市黃浦區,在“動物方艙”,一名志愿者正在拍攝寵物被照料的視頻,準備傳給寵物的主人,便于他們在隔離點也可以看到寵物的近況。

  5月11日,上海市黃浦區,一只剛入艙的15歲寵物狗被志愿者抱進籠子。它已經步入老年,主人前往隔離點前,為它準備了一袋在家時常吃的狗糧。

  5月10日,上海市黃浦區,“動物方艙”的負責人翟江站在臨時改造的貓舍前。這里是一片待拆遷區域,沿街店鋪已無人居住。開艙以來,翟江日夜守在“動物方艙”,夜里就睡在方艙旁的臨時帳篷里。

  5月10日,上海市黃浦區,翟江(中)接過從封控區送出的一只寵物狗。

  5月10日,上海市黃浦區,一只剛被接來的寵物狗正在接受消殺。這里使用的消毒液是次氯酸消毒液,會經過稀釋后再向動物噴灑,不會對動物造成傷害。

  5月10日,上海市黃浦區,一只被寄養在此的田園犬產生了應激反應,一直沒排便,志愿者擔心會有健康隱患,想牽它出來遛遛,但起初它有一些膽怯。

  5月10日,上海市黃浦區,翟江的寵物店中,一名工作人員正在安撫一只剛送來的寵物狗。她身后是另外兩只寄養在此的寵物狗。其中的金毛犬是疫情以來在這家寵物店待得最久的寄養寵物。原本它是被送來打疫苗的,但恰好趕上疫情封控管理,它已經在寵物店待了近兩個月。

  在上海市黃浦區老西門街道江陰街,有一座專為寵物而建的“動物方艙”。這座免費的寵物臨時寄養點中有53個籠子,用于收留那些由于主人被集中隔離而無處安置的寵物。

  這座方艙于5月8日“開艙”,截至5月15日,已有6只貓、22只狗入住。負責人翟江覺得它來得有些遲,但好在總算有了。

  上海和北京、廣州、重慶、武漢一道,被認為是全國五大“寵物城市”。早在2013年就有數據顯示,上海平均每10人中有1人飼養寵物。2019年的一份《寵物消費生態大數據報告》則顯示,上海是全國寵物消費數量最大的城市。

  自3月28日上海實行分區封控管理后,寵物寄養的需求一下子漲了起來。越來越多的感染者、密接者需要接受集中隔離治療或觀察,如何更好地安置他們的寵物成了難題。

  ——————————

  翟江是上海一家寵物店的老板,疫情期間曾接到過許多關于寄養或上門照顧寵物的求助。很長一段時間里,他都在忙著將顧客的寵物轉運到自家寵物店,店里最多時有20余只貓、狗,甚至還收留過龍貓、貂。但由于空間有限,他無法幫到更多有寄養需求的人。

  4月7日,在上海浦東新區,一只柯基犬被身穿防護服的工作人員打死,引發社會關注。涉事居委會回應稱:狗主人系新冠病毒陽性病例,因擔心狗會傳染病毒,才將其打死,考慮并不周全。盡管這是個案,卻讓許多寵物主人陷入恐慌。

  上海一家做寵物服務的公司負責人陳國梁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上海疫情暴發后,他幾乎每天都能接到近600個電話,咨詢寵物寄養的事情。但由于場地有限、人手不足,這次疫情期間,只有約300只寵物在他的“寵物酒店”被付費寄養,“以最緊急的(情況)處理為主”。

  “70%到80%是無法幫到的!标悋焊嬖V記者。目前上海不少寵物店、流浪狗救助基地、寵物繁殖基地等都被用于寵物寄養,但還是有大量因疫情產生的寵物寄養需求無法得到滿足。

  陳國梁說,他接到過許多核酸“陽性”寵物主人的求助,他會穿著防護服將寵物從小區里接出來,再對寵物進行消殺,之后將其安置在特定的隔離區域——該區域內的寵物,其主人都是“陽性”,一邊寄養、一邊隔離觀察。每天,工作人員還會用酒精擦拭寵物身體。

  有時,居委會工作人員或警察也會幫他們將寵物從封控區送出來,甚至送到他的公司門前。另一種情況是,當他抵達寵物所在的小區后,卻會被居委會告知,由于擔心會導致疫情擴散,不允許將寵物寄養他處。

  而那些獨自在家的寵物里,有的因消殺人員入戶消殺時沒關窗戶,遇見陌生人產生應激反應而跳樓,也有因接觸到不適用于動物的消毒劑而造成中毒甚至死亡的。

  被允許外運的寵物,也會遇到許多意外情況。由于交通管制,并非所有區域內的寵物陳國梁都能夠前往接收。他聽說過由于籠子沒關好,騎手運輸過程中貓狗跳車跑掉的。還有一次,寵物被裝在塑料袋里運輸,等陳國梁收到時,發現4只貓被悶死了3只。

  陳國梁感覺到,在這場疫情中,被隔離者的寵物如何安置,沒有統一的處理方案,“這一塊還是空白”。

  翟江注意到,4月7日有媒體報道,深圳建了兩個“寵物驛站”,用來安置主人離家隔離的寵物!拔乙恢痹谙胛覀兩虾槭裁床蛔觯▌游锓脚摚!钡越嬖V記者,他也看到過一些致力于動物救助的公益組織與愛心人士曾聯名提議建立“動物方艙”。這樣的想法,直到一個月后才在江陰街無人居住的店鋪實現。

  “動物方艙”能落地,翟江很感謝老西門街道。5月6日,他接到街道相關負責人的電話,希望將轄區內居民的一只拉布拉多犬付費寄養到翟江的寵物店里。這只狗的主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被送去方艙醫院隔離后,狗一直在社區居委會外的空地上住著,每天吃居委會工作人員剩下的盒飯。

  翟江提議,在老西門街道建一個“動物方艙”,免費寄養轄區內居民的寵物,他可以負責管理。當晚,這個提議就被采納。5月7日,翟江在江陰街開始籌建“動物方艙”。5月8日,上海市首個“動物方艙”開艙,那只5歲的拉布拉多犬成為第一只入艙的寵物狗。

  寵物寄養并不好做,貓、狗在陌生環境里容易產生應激反應,翟江常建議,寄養者將寵物送走之前,最好跟它說半個小時的話,告訴它“我不是要遺棄你”。到寵物店寄養之后,還需要觀察寵物的飲食、排便狀態。

  “有一些老狗、生病的狗,就跟人一樣。突然從這個環境轉移到另一個環境,很多就死掉了!标悋赫f,“十幾歲的狗,經不起這樣子運的。15歲就相當于人類七八十歲了!庇械墓芬呀浝系竭B路也走不動,也有寵物需要墊尿布,甚至要送去寵物醫院打營養針。

  在這場疫情之中,許多寵物都是第一次離開家,主人也是第一次離開寵物。陳國梁見過“一把鼻涕一把淚”跟寵物告別的老夫妻,也遇見過打來電話就哭的年輕人,還有“家長”送寵物寄養時,順便帶來床、玩具、零食,“就差把冰箱搬來了”。

  有的主人則會列一個喂藥清單,和吃零食的時間表!八麄兪牵ò褜櫸铮┊斝『⒆诱疹櫟!标悋赫f,許多寵物都陪伴了主人多年,“有情感在,不可能不管它!

  5月12日,城管執法車輛從導盲犬訓練員黃興家中拉走16只狗,送進“動物方艙”。由于同住在弄堂里的鄰居核酸檢測“陽性”,黃興被判定為“密接”。黃興一直很擔心,如果自己“陽”了,這些狗怎么辦?他在它們身上花的心血,比家里都多。

  出于防疫安全的考慮,翟江的寵物店里只接受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的顧客的寵物。那些“陽性”感染者的寵物,他不敢接收。他不知道,那些“陽性”主人家的寵物該如何度過無人照料的日子。翟江還提到,他經營的一家寵物醫院里,因缺藥等原因,疫情以來出現了多例在院治療的動物死亡的情況。

  目前,這座條件有限的“動物方艙”只接收黃浦區老西門街道的寵物。開艙以來,翟江的電話就被打“爆”了,但他對老西門街道之外的求助仍然無能為力。

  由于近日來這座“動物方艙”的寄養需求仍在不斷增加,5月15日,他們又對江陰街一間閑置店鋪進行改造,準備擴建“動物方艙”。翟江希望能夠將“動物方艙”在上海推廣開來,解決那些被轉運病人的后顧之憂。

  “(網上)好多人罵我,人都吃不飽了,你還去搞狗的事!钡越嬖V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現在許多養寵物的人,把寵物當做自己的孩子。他和妻子是丁克家庭,沒要孩子,養了幾只狗,他們常常把自己看作是它們的“爸爸”“媽媽”。

  翟江覺得,動物也是通人性的,它們的陪伴如今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在他外出時,也會跟家里的狗打視頻電話,通過屏幕跟它們聊天。當他感到沮喪,流露出傷心的情緒時,狗似乎看得出來,會過來蹭蹭他。那時候,他會覺得心里暖暖的。

  在翟江看來,自己如今在“動物方艙”做的事情,并不只是簡單的“寵物寄養”。把寵物安置好了,居民也能安心轉運、隔離。就像他在一份關于被隔離者寵物安置問題的建議信里提到的,人性化處理寵物安置的問題,能夠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社會矛盾,也是一座城市文明的體現。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強 攝影報道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拯救上海寵物
責任編輯:高秀木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新聞
熱門排行
熱 圖
入逼